第一生活网

忘记SpotifyWrapped聆听黑洞碰撞的声音

毕厚婕
导读你如何向一个没有沉浸在具有无限维度的非欧几何、超弦理论的数学方面以及长达一个世纪的统一追求的人传达黑洞这个巨大的深渊?物理学理论?如

你如何向一个没有沉浸在具有无限维度的非欧几何、超弦理论的“数学方面”以及长达一个世纪的统一追求的人传达黑洞这个巨大的深渊?物理学理论?如果您是ValeryVermeulen博士,您可以将其混入LP。

MikromedasAdS/CFT001现在可通过AshInternational获得,是一年多生产工作的产物。不过,从很多方面来说,这是一张从Vermeulen十几岁就开始制作的电子音乐专辑。

“即使在很小的时候,我也一直对科学和音乐感兴趣,”几周前我们交谈时,Vermeulen告诉我。“我想我是在七岁的时候开始弹钢琴的。我还学习了物理和科学。我在16岁左右偶然发现了量子物理学。我们有一个图书馆,我是一个好奇的人。”

在图书馆中与量子物理学的接触开始了长达数十年的对量子引力的迷恋,这是物理学家在两个伟大的宇宙理论之间架起桥梁的难以捉摸的目标: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和量子力学。

将这两个看似矛盾的理论联系在一起的最好的,也许是唯一的希望,正是通过这两种理论在我们永远无法窥视的黑暗面纱后面交叉的空间点:黑洞中心的奇点。

使用来自黑洞合并的数据流——黑洞事件视界的粒子行为模拟——以及奥斯卡·彼得森等爵士传奇的影响,Vermeulen试图对已知宇宙中最奇特物体的看不见的内部进行声波化处理。

结果是一张有时令人难以忘怀、总是非常引人入胜的七首歌专辑,旨在将科学和艺术与相对论和量子力学统一起来。

统一理论

Vermeulen博士早年追求两条不同的道路,攻读博士学位。在数学和表演作为安特卫普街头街头艺人。“人们有时会问我,'你是科学家还是艺术家?',但我认为这一切都是创造力,”Vermeulen说。

然而,过着两种看似独立的生活也有其挑战。“这非常困难,”他告诉我,“但我现在接受了它。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接受这是我的两面性。”

如果物理学能这么容易结合在一起就好了。

自阿尔伯特·爱因斯坦于1915年发表他的广义相对论以来的一个多世纪里,它的预测经过测试和验证的次数比任何人都费心计算的次数多。

但是相对论和物理学的问题甚至在它被提出之前就已经开始了。1900年,马克斯·普朗克(MaxPlanck)发表了一篇论文,表明光在某些条件下表现得好像是物质,而不是物理学长期以来确定的能量波。

1920年代,随着尼尔斯·玻尔(NielsBohr)和维尔纳·海森堡(WernerHeisenberg)等物理学家深入研究亚原子的奇异世界,物理学变得越来越好奇。

在这里,粒子可以同时出现在多个地方。它们可以是粒子也可以是波——但不能两者兼而有之——这取决于观察者想要如何测量它。

在这里,一只著名的猫可以同时生死。两个纠缠的粒子似乎可以瞬间跨越遥远的距离进行交流,无视爱因斯坦的证据,即光速是宇宙中任何可能希望移动的最快的速度。

自量子力学建立以来的一个世纪中,它也经过了多次测试和验证。它甚至是激光和量子计算机等革命性技术创新的基础。

在原子水平之上,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占据着至高无上的地位,但一旦你跨越原子尺度,它就会崩溃。量子力学的唯一支配定律似乎是概率定律,但在原子边缘突然停止。

这条界限如此明确,却很难跨越。寻找一种可以同时包含两者的单一理论,一种包罗万象的理论,是当今最大的科学挑战之一。每个人似乎都同意黑洞可能是关键。

在那里,在黑洞内部,数十亿颗恒星的质量可以占据无限密度空间中的一个点,比任何亚原子粒子都小。但是这个质量产生了无与伦比的引力,以至于光就像那颗像宇宙纸巾一样被撕裂的可怜的坠落恒星一样成为它的囚徒。

在那里,相对论和量子力学可以统一为量子引力,只要我们能看到它——但黑洞很好地保守着它的秘密。